14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美女大律师张丹璇| 作者:| 类别:都市言情

    兄小说网@超速更新@

    恩、轻些,疼!’阿光停顿一会儿,体验如此美女的处女对自己的夹紧的享受,也让美处女的桃源仙境适应一下自己这初次闯入者的粗细。然后才慢慢向里插进。

    感到一层肉膜的阻挡终于来到了美处女待开的圣洁花苞,象征纯洁贞操的处女膜。阿光没有进一步挺进,而是缓缓来回抽动扩充着,同时手口并用,挑逗刺激美处女达到更高的欲念颠峰。

    这时阿光才抽出,只留卡在口,正当张丹璇感到内突然被抽空有些失落时,阿光大力插入,准备一鼓作气刺破处女膜为美处女开花苞,‘?当!’新婚房卧室的门被一脚踹开,朱罗怒气冲冲闯了进来。

    床上的两个人被惊呆了。阿光插进一半的顿时停顿在那里,一下子软了下来,张丹璇也被惊的欲念全消。

    朱罗这几天犹如跌进地狱一般被折磨煎熬着。

    他的人生一直是春风得意的,虽然出生在农村,家境也不好,但凭着自己的聪明和努力,不仅考上了一所知名的大学,毕业后还顺利从政,靠自己的手段依靠上了省委副书记这大靠山,在他的扶持下,青云直上,成为市里最年轻的局长,政坛的一颗耀眼的新星。

    多年的政坛经验又使他明白如何锋芒不露、小心谨慎。在金钱和美色面前一直把持的很好,虽也曾利用权力为自己谋些方便,为老靠山索要些价值不菲的真品古文字画。但他自信都做的滴水不露。至于女色,他在朋友前常常有句口头禅‘决不效前辈政客裙下栽’。虽然不是出家修行点滴荤腥不沾,但一般庸脂俗粉还不入其眼。

    直到遇见了张丹璇,立时被她的美丽、气质所吸引,两人很快坠入爱河确定了婚期。但有一个烦恼一直困扰着他。他内心里反对张丹璇兼职做模特,近来圈里又传来流言,说她已经开始下海,并按开出的惊人‘身价’收费,陪吃饭5万而且上下都不许摸;让她脱光上身露玉峰要价15万,如果想摸她的雪峰再加5万;让她一丝不挂三点尽露要价25万,再加5万可以摸边她的全身;让她陪洗鸳鸯浴并为你开价50万,包她一夜要价100万,还说得到她的初夜的富豪花费了800多万港币。

    朱罗开始不相信,后来就有些怀疑,毕竟她们接触的都是成功的富豪,许多女子都把握不住为金钱献身,张丹璇能例外吗?于是朱罗一方面开始注意靠手中权力聚敛财富,一方面亲近张丹璇想验证她是不是真的守身如玉、冰晶玉洁。可是张丹璇虽任由他亲吻抚摩,却一直不同意和他真正消魂。说什么保留在新婚夜,她可以将自己纯洁、清白的身子完整地奉献给心上人。搞的他多年因权力压抑的很好的之火开始不受控制起来,特别是他生日那天,藉着酒性本来以为可以得到张丹璇的身体,可还是被他拒绝,自己不想太急色被她看轻,只好在她离开后,第一次破天荒找小姐泄火。

    不知为什么那么巧,正被临检的警察抓个现行,费尽周折才压下来,事后他十分后悔,怀疑这是被政敌对手陷害,不知有没有破坏了他运作很久的这次换届升迁至市长位子的计划。可漏屋偏逢连夜雨,昨天老靠山来电话说他可能提前退居二线了,言外之意怕是无法再扶植他了,这虽令他倍感失落,但另一个消息却让他真正感到穷途末路的来临。

    为了抓住张丹璇的心,近期他主持高速公路建设时,第一次违反自己谨慎的原则,收取了120万的贿赂。不想这事这么快被捅到了省纪检部门,老靠山为了自己下来后权力还能有后续最后动用了一次权力,与纪检委的秦寿书记商讨如何压下此案。此次电话就是告诉朱罗,这次他进入了政敌的陷阱,只得放弃升迁自保要紧,秦寿书记素来与他不合,这次是看在他要退了另外也相信是为了竞争市长位子有人诬陷,才同意暂时压下。老靠山最后还叮嘱由朱罗自己谨慎搞定秦寿这方面事情。

    朱罗一下被这个消息打下深渊,整整一天一夜没合眼,惶惶不可终日,多方打探才知秦寿素来铁面无私,两袖清风,视金钱如粪土。看来是天灭自己啊!正在绝望之际那个贿赂他的人突然打来电话,告知秦寿妻子瘫痪多年,只有少数几人知道内幕,曾用极品女色打开过他这扇门,另外秦寿曾在一次活动中见过张丹璇并惊为天人,私下曾对亲信说起。

    希望亦无望,朱罗在一次会议上见过秦寿50多岁,胖胖的身材矮小,还挺个大肚子,头发都快秃了,自己怎能忍心把心爱的冰晶玉洁的漂亮新娘送给这老家伙享用。想到这,他开始强烈思念起张丹璇来,决定听天由命把事情放在一边,去张丹璇那里寻些温暖关怀,否则自己就会崩溃了。

    可哪里也找不到她,手机也关机,问她的阿姨支支晤晤说在新房那,等到了新房就听见卧室里传来了张丹璇娇柔婉转、哀婉凄艳,时而短促,时而清晰的娇呻柔啼的呻吟声,原来传闻都是真的,一脚踹开卧室的门,眼前的景象让朱罗锥心刺痛。

    艳若春霞,乌云叠鬟、杏脸桃腮、浅淡春山、娇柔腰柳、肌如瑞雪、光莹娇媚,真似海棠醉日般自己的新娘仰卧在婚床上。身上压着一具同样委琐男人的丑恶身体,新娘两腿大开着,那洁白的小腹下端,一团淡黑而纤柔卷曲的少女阴毛是那样娇柔可爱地掩盖着处女那条圣洁神密、嫣红粉嫩的‘玉沟’。而此时一只大正插在里面,缓缓抽出。口、草丛中身下的床单上到处是乳白色的粘稠物。

    朱罗亲眼看见另一个男人的从自己未婚妻那说什么保留到新婚夜,将纯洁、清白、完整地奉献给自己的圣洁花苞中抽出来,还带这一丝黏液的粘连。

    朱罗木在那里,心中充满了绝望。连阿光慌忙穿衣从身边逃走都晃若未觉。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世上没什么可相信的,她竟然在婚床上!’他一摔门离开了。

    接下来几天张丹璇一面庆幸自己的处女身没被淫兽阿光占有,一面找机会向朱罗解释。可是他拒绝见她,手机也不接听,只是派人将婚礼的日程安排通知了她。张丹璇释然了,心想等到新婚夜一切就会明白了,于是忧心重重的准备起婚礼。

    婚礼如期举行豪华、隆重。来的宾客特别多,毕竟是证坛新星与第一美女的婚礼吗!可是婚礼的主婚人却出乎大家意料之外,虽说是省纪委的一把手,但形象与婚礼的新郎和新娘太不协调了这其中的原因也只有朱罗一个人知道。

    傍晚,宾客散尽,新房里的新郎和新娘两个人却各怀心事不知如何打开这些天的僵局。微醉的朱罗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考虑如何开口将自己这些天内心反覆斗争的决定告诉张丹璇:既然自己的新娘早已献身于不同的男人,这次为了自己和她未来的幸福也不在乎多面对一个老男人。张丹璇也在卧室梳妆台前一面卸妆一面想该怎么将那天的误会解释给心上人。

    ‘喝杯水解解酒吧。’终于张丹璇倒了一杯水放在朱罗的面前,先开口打破僵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